市檢察機關:扶危濟困用心用情

“沒人管”的孩子走出陰影

“感謝檢察官叔叔阿姨給我的關心和幫助,我現在生活挺好的?!鼻安痪?,又一次見到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的檢察官們,小明(化名)終于露出屬于他這個年齡的燦爛笑容。

年僅12歲的小明本來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但突如其來的變故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母親伙同一名男子殺害了父親。母親入獄服刑,其他家庭成員都不肯站出來,小明成了“沒人管”的“事實孤兒”。

家庭的劇變,讓小明不僅生活上難以為繼,在學校還因為被人笑話多次跟人打架。接到這一線索后,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未檢和控申部門迅速聯動,依職權啟動司法救助程序,經過調查核實,決定為小明發放司法救助金3萬元,并為其建立專門賬戶,將這筆救助金用于小明未來教育支出。

這是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辦理的首例申請人既是被害人也是被告人近親屬的救助案件。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未檢部門積極協調轄區民政局、未成年人保護中心、教育局等相關單位開展綜合救助。由呼和浩特市未成年人保護中心負責對小明進行監護,安排專人照顧其日常生活;民政部門參照孤兒基本生活費發放辦法,每月為小明提供1700元左右的生活補助;從保護小明隱私的角度出發,教育部門為其辦理了轉學。

為了讓小明早日走出陰影,盡快適應新生活,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安排小明參加了服刑人員子女暑期夏令營,幫他樹立信心,釋放心理壓力?!八F在和老師、同學都能夠融洽相處,學習成績也有了很大進步?!毙∶靼嘀魅蔚慕榻B,讓一直關心小明的檢察官們感到無比欣慰。

據了解,2019年以來,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共辦理司法救助案件6件,發放救助金11萬元,審核各基層院救助案件47件,為各院發放救助金共120.8萬元。

法律威嚴也有脈脈溫情

“一直以為司法機關是冷冰冰的,但從這個案子里我真切感受到你們是在用心辦實事,實實在在為弱勢群體解決困難,非常感謝你們!”5月15日,63歲的宮某在賽罕區人民檢察院舉行的司法救助公開答復會暨國家司法救助金發放儀式上,拿到了1萬元司法救助金。對疾病纏身的他來說,這1萬元錢是來自威嚴法律的脈脈溫情。

宮某系賽罕區黃合少鎮集賢村人。2018年4月21日,他因家庭瑣事與宮某文發生爭執,宮某文手持電棒將宮某頭面部打傷。法院審判認定被告人宮某文犯故意傷害罪,但判決生效后,宮某文無財產可供執行,宮某一直未能拿到賠償款。宮某本人無兒無女,是獨立生活的五保老人,常年體弱多病,因為看病欠有外債,主要依靠國家特困人員救助金供養生活。無奈之下,他向賽罕區人民檢察院提出國家司法救助申請。經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確定,由賽罕區人民檢察院啟動司法救助程序。

為保證案件辦理的公開性和透明度,以便接受社會監督,賽罕區人民檢察院采取公開答復的形式進行救助金發放?!皺z察院的司法救助工作讓群眾切實感受到司法溫度和人文關懷,彰顯了檢察機關以人為本、司法為民的理念,希望能進一步加大司法救助工作宣傳力度,讓更多符合救助條件的群眾體會到這樣的溫暖?!眳馁惡眳^人大代表段亮、政協委員徐曉江等都對這次答復會作出了積極評價。

2019年至今,賽罕區人民檢察院不斷拓寬救助范圍,暢通救助渠道,已辦理國家司法救助案件8件,其中已辦結6件,發放救助金6.8萬元。

雪中送炭讓他重拾夢想

“對我們家來說,這兩萬元錢就是雪中送炭?!睅滋烨?,面對回訪的檢察官,邢某父親的臉上終于有了一絲笑意。

邢某的噩夢發生在兩年前。2018年1月17日23時左右,邢某騎車與張某發生小擦碰,被醉酒的張某故意刁難,捅傷腹部、右手。后經鑒定,邢某腹部損傷為重傷二級,胃破裂修補術評定為十級傷殘,肝破裂修補術評定為十級傷殘?;孛駞^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31日作出判決,判處被告人張某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賠償邢某醫療費、鑒定費等32699.51元。

“我的夢想是滿18周歲以后去部隊服役,當一名光榮的人民解放軍??涩F在……”被害人邢某因為這次嚴重受傷,與夢想失之交臂。

今年疫情期間,回民區人民檢察院排查案件線索時發現這起案件??厣昕茩z察官了解到,被告人張某雖已服刑,但至今沒有作出經濟賠償。被害人邢某一家四口,母親無業,在家照顧邢某7歲的妹妹,一家人全靠邢某父親的打工收入過日子。案件發生后,邢某父親不僅要承擔基本家庭開支,還要支付邢某的醫療費及后期康復費用,是典型的因案致貧。

因為受到傷害,邢某沒能按原計劃參軍,后來進入大學讀書。他從醫生那里了解到,自己的康復費用比較高。為減輕家庭負擔,他拒絕接受康復治療,在疼痛無法忍受時也只是吃一些止痛藥,導致受傷的胃部、肝部臟器及手部肌腱遲遲無法痊愈。

檢察官第一時間聯系邢某,告知他可以申請司法救助。經申請,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及時撥付了兩萬元國家司法救助金。

近日,檢察官赴邢某家回訪,了解到救助金已用于邢某的康復治療和學費支出,其生活已基本恢復正常?!爸x謝檢察官,我還會努力尋找夢想的?!毙夏痴f。

那是對檢察官的信任和期待

“自從丈夫出事,我認識了玉泉區人民檢察院的檢察官之后,我的手機就老攥在手里,一刻也不敢放下?!饼嬆掣浾哒f話時,還下意識地劃開手機看了看微信。了解內情的人都知道,這是她對玉泉區人民檢察院辦案檢察官的信任和期待。

2019年1月5日23時左右,劉某過馬路時與云某駕駛的小客車發生碰撞。這起事故導致劉某頭部重傷二級,雙側胸腔輕傷二級。經交管部門認定,云某負全部責任,劉某無責任。今年1月16日,玉泉區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帶民事判決:云某賠償劉某116萬余元,車主孫某負連帶賠償責任。

劉某頭部重傷后,成為通常人們所說的“植物人”。原來在我市市區務工的夫妻倆只能回到鄉下,由妻子龐某照料劉某的生活。面對幾乎喪失自主意識的丈夫,龐某一刻也不敢離開,生活捉襟見肘。然而因為種種原因,劉某至今沒有得到相應賠償。玉泉區人民檢察院負責司法救助的檢察官決定通過微信視頻指導龐某收集申請司法救助需要準備的材料。同時,檢察官主動聯系原案劉某的代理律師,由代理律師為劉某起草了國家司法救助申請書。材料收集齊備后,玉泉區人民檢察院第一時間起草申請款報告申請上級檢察院批準。

今年9月4日,玉泉區人民檢察院為劉某申請到了3萬元司法救助金。這筆錢一部分用于劉某的治療,一部分用于支付其在外地讀書的孩子的學費,解決了這個家庭的燃眉之急。

據了解,2019年至今,玉泉區人民檢察院共辦理7件司法救助案件,涉及9名救助對象,共發放救助金10.5萬元。

首例跨省司法救助辦妥了

9月29日,新城區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榮永平收到了一個來自黑龍江省的快遞。打開快遞,一面鮮紅的錦旗出現在面前。這是苗某的法定監護人——其奶奶宮某寄來的。榮永平記得很清楚,苗某司法救助案是新城區人民檢察院辦理的首例跨省司法救助案。

“沒想到內蒙古的檢察官能來我們這辦案,這么遠太辛苦了,感謝你們!”當新城區人民檢察院控申干警來到距呼和浩特市2000多公里的黑龍江省豐林縣進行實地走訪時,宮奶奶握著干警的手,久久不愿松開。

宮奶奶的兒子是一起交通肇事案的被害人。2015年9月1日凌晨,犯罪嫌疑人張某醉酒后無證駕駛無號牌輕型貨車,與一輛重型半掛車發生碰撞,坐在張某車上的宮奶奶的兒子當場死亡。

新城區人民檢察院刑檢部門檢察官辦理該案時,發現宮奶奶的孫子苗某只有11歲,而宮奶奶已經61歲且常年患病沒有收入,被告人家庭條件也很差,沒有能力進行賠償。依照之前建立的司法救助聯動機制,刑檢部門將線索移交到控申部門。

鑒于苗某是未成年人而宮奶奶行動不便,為進一步實地考察并辦理案件,經分管檢察長和部門主任討論決定,新城區人民檢察院派出3名控申干警實地走訪,同時聯系當地檢察院協助辦理救助案件后續程序,盡可能為當事人提供便利。

走訪中,檢察官了解到,宮奶奶的丈夫已經去世,兒媳多年前就與兒子離婚且失去聯系,孫子苗某的生活和教育重擔全部落在老人身上。老人沒有工作能力,全靠低保金勉強維持生活。

今年8月31日,新城區人民檢察院向上級院提出5萬元司法救助申請,上級院迅速啟動審批程序。通過遠程視頻簽署救助金發放筆錄的形式,9月4日,這筆救助金送到苗某手中。此后,新城區人民檢察院繼續與當地檢察機關溝通,為幫助苗某申請學費減免提供支持。

“檢察官為我跑腿,讓我省心”

“真心感謝土左旗人民檢察院,尤其是延檢察官。他一直為我這事操心,替我跑腿,讓我省心,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北缓θ嗽圃疲ɑ┑姆ǘūO護人付某拉著土左旗人民檢察院檢察官延瑞崗的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2019年9月,延瑞崗接手了一起國家司法救助案件,申請人就是云云的法定監護人——她的姑姑付某。2016年6月5日,時年5歲的云云在睡夢中被劉某從家中抱走,遭性侵后被丟棄到村外水渠中,造成重傷2級。2017年7月11日,呼和浩特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判處被告人劉某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云云經濟損失共計24921.15元。判決生效后,被告人劉某一直沒有履行附帶民事訴訟判決。

云云父親是智障殘疾人,母親離家出走,云云一直由付某撫養。2016年,付某家被當地政府確定為精準扶貧對象,目前雖已脫貧,但家庭生活仍很困難。付某提出國家司法救助申請后,土左旗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其符合國家司法救助條件,經過請示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決定發放救助金3萬元。

啟動救助金申請程序后,延瑞崗和同事主動上門協調村委會、聯系鎮政府辦理國家司法救助案件所需各類手續,并通過手機微信指導付某辦理銀行卡,盡量讓云云家人為案子少操心、不跑路。

已經發放到位的3萬元救助金,能幫云云一家暫時擺脫困境,但云云作為未成年被害人,除了貧困的生活現狀和破碎的家庭,她未來還需要面對很多未知的困難。為此,土左旗人民檢察院又積極拓寬救助渠道,從著力解決云云的教育、生活等方面問題,助力她更好地面對未來。

“我要種地養羊,好好過日子”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我斷了生活來源,歲數大了也找不到地方打工。這筆救助金能減輕我不少生活負擔,感謝你們的幫助?!苯?,在清水河縣人民檢察院12309檢察服務中心,盧某緊握該院檢察長云飛龍的手激動地說。

年過六旬的盧某,曾是清水河縣遠近聞名的“老上訪戶”。2013年7月,盧某的妻子因家庭瑣事被其小叔子盧某峰殺害,原本殷實的家境因為沒了女主人操持變得舉步維艱。盧某獨自撫養3個孩子,忙得焦頭爛額,家里的地荒了,牲畜也無心再養,而弟弟盧某峰被市公安局及北京法大法庭科學技術研究所法醫學鑒定為精神分裂癥,實施違法行為時喪失辨認和控制能力,被認定為無刑事責任能力人,需要接受強制醫療。

盧某承受著失去妻子的悲痛,更想不通為啥盧某峰不用接受法律制裁。他多次進行刑事申訴,結果都被駁回?!澳菚r候我心里怨氣特別大,每天啥也不想,就想著鬧,為老婆‘報仇’?!闭f起那時的自己,盧某有點不好意思。

今年5月,云飛龍在檢察宣傳周活動中了解到了盧某的情況??紤]到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盧某的經濟情況更為窘迫,云飛龍主動告知其可以申請司法救助,并通過與其居住地所在城關鎮政府對接,核實盧某的條件符合低保要求,為他申請了低保。

今年9月,云飛龍帶領干警為盧某送去3萬元救助金。經檢察官一再釋法說理和心理疏導,盧某終于解開多年的心結,決定息訴罷訪:“這些錢我準備買一些牲畜,再把因為上訪撂荒的地重新拾掇起來,種地養羊,好好過日子!”

2019年至今,清水河縣人民檢察院累計開展有效司法救助6件,為因案返貧的困難群眾發放救助金共計12萬元,開展普法、案中教育8次,收到了良好的法治效果和社會效果。

娘兒倆有依靠了

“唉,那是個可憐人?!痹诤土挚h舍必崖估爾什村,只要提起37歲的王某,鄉親們都會深深嘆一口氣。

王某因患有精神疾病,生活幾乎不能自理,父母和哥哥就是她生活的依靠。2012年,她的父親和哥哥在自家沼氣池中中毒身亡。2019年1月的一個傍晚,郭某翻墻進入王家,毆打并捆住王某的母親,對王某實施了強奸。案發后,被告人郭某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但沒有對被害人王某作出任何賠償。

和林縣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王銳軍是這起案件的承辦人。辦案過程中,他發現王某符合司法救助條件,及時啟動了司法救助程序,報請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給予救助。

檢察官們多次到王某家走訪,發現王某家的土炕上連一套像樣的被褥都沒有。最終,在和林縣人民檢察院報請的5萬元國家司法救助金基礎上,呼和浩特市人民檢察院將司法救助金增加到7萬元。

考慮到被害人及其家庭情況的特殊性,為確保司法救助金真正用在刀刃上,和林縣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劉杰創造性地提出“分批分次”發放模式,得到市人民檢察院的支持。兩級院經過協商,在今年初為王某辦理了分批分次發放司法救助金。送去救助金的同時,檢察官們還把全院干警募捐的衣物、米面等生活用品交到王某和她母親手里。

新冠肺炎疫情趨穩后,王銳軍和同事們對王某進行了回訪?!皼]有你們的幫助,我倆真不知道該怎么活下去?!蓖跄车哪赣H說?!翱h里的檢察官又來了,這苦命的娘兒倆有依靠了!”鄉親們都為王某高興。

近年來,和林縣人民檢察院不斷深化國家司法救助工作,每一次雪中送炭,都讓一個因為案件而背負重擔的家庭重新燃起對生活的希望。

“這筆救助金來得很暖心”

“孩子出事后,我們的生活特別艱難。真心感謝托縣人民檢察院為我們做的這一切,這筆救助金來得很暖心?!闭勂饠翟虑白约菏盏降膰宜痉ň戎?,張某感慨地說。

2019年7月27日10時許,14歲的小張被一輛農用三輪車撞倒并碾過身體,這次交通事故造成小張重傷,今年3月18日托縣人民檢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訴。在這起事故中,肇事者鄔某負主要責任但無力賠償?!澳莻€時候,我和她母親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為了給她治傷,我們花光了所有積蓄,接下來只能賣房了?!睍r至今日,小張的父親張某說起這些,目光中還有淚光閃動。

即便賣了多年打拼才買下的樓房,也不能完全負擔得起女兒高昂的前期救治及后續康復費用。張某夫妻開始跟親戚朋友借錢,欠下大量債務?,F在,他們一家租住在一間面積不大的平房里,妻子在家照顧孩子,張某外出打工維持生活。

今年4月,托縣人民檢察院對張某申請國家司法救助案舉行了聽證會,就申請人是否符合司法救助條件進行公開審查,這是我市首次對司法救助案件舉行公開聽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人民監督員圍繞救助對象、救助標準等發表意見,一致認為申請人符合救助條件,需要救助。托縣人民檢察院向申請人當場宣讀了《司法救助決定書》,決定撥付司法救助金3萬元。

“檢察機關召開國家司法救助聽證會,體現了司法為民的情懷,通過公開聽證的方式及時有效化解社會矛盾,在保證司法救助公開透明的同時,提升了檢察公信力?!痹诼犠C會上,一位市人大代表這樣說。

“未成年人是祖國的未來,在辦理這起司法救助案件中,檢察院把未成年被害人及其家庭作為重點救助對象,承擔起了關心、愛護未成年人的檢察職能,傳遞了司法溫暖?!笔苎藛T對檢察機關的工作充滿贊許。

今年5月,小張拿到了這筆國家司法救助金?;蛟S3萬元不是個大數目,但對于張某一家來說,卻是一場“及時雨”。

(記者 劉軍 通訊員 高麗 姜文倩 李瑞娟 田海軍 呂翔 劉美宏 任慧 王宏 張煊苒 周浩宇 魯學峰)

深海捕鱼大师 攻略 亿客隆 pc蛋蛋预测尽享统计 内蒙古11选5乐选5中了多少钱 白糖期货走势图 欢乐斗地主兑换奖品 彩票中大奖都是托 网上买六合彩网站靠谱吗 双色球杀号定胆360彩 快乐扑克3豹子全部查询 足球比分app苹果版下载 捕鱼大师手机版下载 安徽快三开奖直播视频 辽宁快乐12走势图辽宁快乐12 即时比分500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真人游戏下载—官方网址